下乡八年 难忘岁月

时间:2018-10-30 09:15:44 来源:县委宣传部 作者:徐鹏远

  “回来了!五十年没看到这个村庄了,一切都变样了!”近日,新野县知名企业家刁良臣兄妹回到了当年插队的五星镇闽营村,当时的行政区划是五星公社王葛庄大队闽营村,心中感慨万分,回忆难忘的青春岁月。

DSC_2823.jpg

  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我国曾动员并号召广大城市青年到农村支持地方建设,他们被称为知识青年下乡。1968年农历九月十五,刁良臣与一家七口人坐着牛车来到五星镇闽营村。

  五星镇闽营村位于溧河西岸,1958年属五龙公社为闽营大队,1984年改为五星乡闽营村委会。清康熙七年(1688年),回归清廷的郑成功部将黄廷,奉命屯田南阳属邑,副将张旻及部分士兵屯垦于此,因祖籍是福建人,取其福建省简称“闽”字,且又位“闽”营(城郊乡辖)之地,故名南闽营,龙潭沟贯穿全境,著名的新野八景之一“龙沟夜月”说的就是这里。

  时光带走了青春,改变了故地,却带不走刁良臣兄妹对这里的怀念,他们的思绪追忆到了那难以忘怀的年代。

  1968年农历九月十五,父亲刁洪恩、母亲兰氏响应“我们都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的号召,在下午大约1~2点钟,带着全家人动身下乡。

  下午五时,夕阳正红,冷风飒飒,五星公社王葛庄大队,第十五生产队,载着习家人的牛车,来到王葛庄大队部。晚上八点多钟,大队干部派人把刁氏全家安排在第十五生产队废弃的半耕半读学校里住了下来。当晚,好心的大娘送来了棉袄。没柴缺粮,邻居大叔送来了红薯和柴火,第一顿饭白开水煮红薯,全家吃得喷香。次日早上队里送来了红薯、红薯干、红薯面和几斤黄豆面,作为全家口粮。

  八年的农村生活,让兄妹与乡亲们结下了难以抹灭的亲情。父亲为人勤劳,整日里用架子车为队里拉庄稼、拉土粪、整耕地。父亲为人善良,曾有人患急病,半夜三更让他往县医院送,他二话不说,拉汽车,就走。母亲为人贤达,心灵手巧 ,操持家务,下地干活,样样能行。白天活,晚上为邻居扎草筐、草锅盖儿,编自家的草帽、草鞋,常送给他人。和邻居相处和睦,结下了亲情,历时八年母亲认下了五个干儿子,三个干女儿。大哥良玉是初中毕业,成了队里的文化人,队里的干部让他当记工员……,后来随之修焦枝铁路,良玉赶上铁路上招工,成了铁路工人。十四岁的良臣到王葛庄读初中,毕业后被群众选为民兵排长兼任记工员。

  转眼到了1974年,良臣依着聪明才智,被推荐到大队的小卖部当营业员,后与邻村的姑娘结为伉俪,在农村扎下了根。1976年9月30日,全家响应号召返回县城……这一天,乡亲们难舍难分,说不完的离别话,叙不完的故乡情。村民们送了一程又一程,乡亲们一边送,母亲一边流泪,连连说着:“我们还要回来的,我们还要回来的。”几年后,耄耋之年的母亲。带着没有到第二故乡去看看的遗憾,与世长辞。

  阔别五十年,良臣兄妹为了了却母亲的心愿,于2018年农历九月二十五,相互应邀,重访故地。

  上午九时,他们来到如今已是闵营行政村的村部,党支部书记张富山迎接他们。兄妹又在老邻居张大春的引导下,向村中走去。行走在绿树掩映的村路上,他们想到了当时那坑洼不平的土路,每逢雨雪天气,泥泞塞道,十分难行。打着赤脚,高挽裤腿,连连摔跤,成了泥人的情景,良臣自语:“变啦变啦,改革开放使第二故乡闵营的道路平坦了,环境美丽了,就连空气也变得清鲜啦。”

  步入村头,迎面见到等在哪里的李志更,交谈中老李回忆说,第一天晚上,是我给你们送的口粮………唉!惭愧呀,那时候咱农村整天吃的是“三红饭”(红薯汤、红薯面馍、红薯面条)。现在好了,鸡鸭鱼肉咱吃腻啦,细米白面咱吃烦了,吃饭讲究健康,吃饭讲究养生,吃鲜味,吃稀罕,苹果、香蕉也不稀罕……,这是改革开放,推行土地承包责任制带来的新变化呀!

  回到当初的住处遗址前,如今已变了模样,当年的隔门邻居张常有十分自豪地说,改革开放之后,我在这片空地盖起了养殖场,年收入十多万元,再加上当年村头起土垫宅子、垫牛铺、盖房子脱坯、打土墙留下的两个大坑,我改造成了养鱼塘,年收入二十多万元。如今的我,再也不是当年的穷光蛋了。

  顺着大路,往深处走去,良臣兄妹边走边瞧。但见几处旧宅破屋与一幢幢楼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当年的生产队长吴光照介绍说,当年咱们生产小队,有50多户人家,住着泥瓦房的只有8家,其余的都是草屋。如今咱这个村民小组拥有90多户,住楼房的70多户,有12户搬进了县城,才留下这旧宅破屋,另有几个五保户住进了养老院,乐享着晚年幸福。

  路过当年学友张吉中楼房前,与良志同桌的吉中,快步走上前和兄妹搭讪。交谈中得知,吉中当年由于缺乏营养,皮肤呈现鱼鳞状,由于无钱治病,吉中成了“病鸭子”,而如今站在良志面前的他虽然60多岁,却面色红润,健康无恙。交谈中吉中说,改革开放使咱农民享受到农村医疗保险。大病小病都住得起医院,再也不是当年的小病抗,大病撑,遇上急病不能活。尤其是近三年,贫困户享受健康扶贫,住院看病、吃饭、就诊、用药、输水全部报销,不需个人花一分钱,就能恢复健康。

  村子北头住着当年送棉袄的付兰大婶,良英的感谢话刚刚出口,付兰大婶说:“哟,我早就忘了那事儿,想不到闺女还牢牢记着哩!当年咱们穷,有件棉袄的确金贵,如今变了,咱一年四季不缺穿和盖。夹袄、小袄、大袄、皮袄样样齐全。电热毯、电热被应有尽有,夏天屋内空调降温,冬天空调屋内增温,四季温暖如春,日子过得如活神仙。

  走东家去西户穿过大道走小路,到处是硬化的水泥路。兄妹边走边与张大春交谈起当年行路难,从村中到县城,步行走回需要一天,如今家家有电动车、摩托车,还有十几户开着小轿车,进趟县城,只需二十来分钟。

  一边走一边看,一边看一边谈,望着禾苗青青的田野,良臣兄妹话头转到了当年的农田劳动,平整土地,农田水利建设,人掖犁人拉耙,全生产队只有三头牛,一辆牛车,加上父亲带来的架子车,全队就这些家当,常年劳动出的是死苦力,人抬、肩挑、手推、肩扛,繁重的体力劳动,让人一弯三折,面朝黄土背朝天,如今购置大型农机国家有补贴,全队实现了农田机械化、电器化,浇水实现了喷灌化。旱能浇、涝能排,旱涝保收都高产,农民的日子好比吃着甘蔗上楼梯,步步登高节节甜,小康的日子在眼前……

  临近正午,良臣兄妹在乡亲们挽留再挽留、挥手再挥手的亲情中,登上了汽车,车内的唱戏机,播唱着“再见了大别山”,兄妹们随着歌曲的韵律,唱着相逢又分手,辞别众老友,男女老少叮咛我啊,隔年再来游,再看一眼众乡亲,音容笑貌心中留。良臣遂作诗一首:“纪念下乡五十年,重访故地闽营村。青春岁月永难忘,人间正道是沧桑。”

  (梁浩杰、齐国强撰稿)